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大爆炸宇宙学在国内

1已有 5872 次阅读  2011-06-02 14:32   标签大爆炸宇宙学 

大爆炸宇宙学在国内

关于大爆炸宇宙学在国内的研究发展史,国家天文台陈学雷研究员在科学网上有一篇文章介绍了这方面的一些情况。文章的题目是:无限时空--谈谈宇宙学的科普和一些常见的误解(2),副标题是牛顿宇宙顽强的生命力。文章提到:

……

在我国,直到八十年代以前,关于科学的哲学理论仍主要来自五十年代以前的苏联教科书,与之不符合的观念往往被斥为唯心主义。在六七十年代,相对论和爱因斯坦都曾经受到批判,更不用说在科普中介绍宇宙大爆炸理论了。其实,当时我国的专业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中了解现代宇宙学的也非常少。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七十年代为了批判相对论成立了批判组,其中许多青年成员反而第一次有机会系统地学习广义相对论和宇宙学理论,成为后来我国的第一批宇宙学研究人员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国的天体物理学家开始研究现代宇宙学理论。当时一些学者在为大爆炸宇宙学观点做辩护的时候,提出了一种说法,说宇宙学研究的是可观测的宇宙,与哲学上的更为普遍的宇宙、时空是不同的概念,这样现代宇宙学才被合法化,避开了意识形态上的批判。但是,在八十年代,关于宇宙学的哲学争论还持续着。关于宇宙学以及一些其它自然科学的争论,反映了我国学术界在改革开放时期逐步实现思想解放的历程。现代宇宙学概念的引入,冲击了过去的教条,引起了人们的反思,本身也在一定程度上起了促进思想解放的作用。到我进入大学时(八十年代中后期),哲学课教材上也开始提到宇宙大爆炸理论,尽管语焉不详。但是,九十年代,甚至迟至2000年,我在我国的报纸、杂志上还都经常看到有人撰写文章,根据哲学上的无限时空观批判现代的大爆炸宇宙学。

……

陈学雷研究员关于大爆炸宇宙学在国内研究的历史发展过程的介绍,基本上是符合当时实际。但对目前国内关于宇宙学的研究现状,陈学雷研究员没有介绍。实际上由于在改革开放以后,国内外学术交流的增加和人才引进,大爆炸宇宙学理论在国内现在也已经和国际接轨,占据了主流地位。不过这时大爆炸宇宙学已经过了它的鼎盛时期,开始遇到各种各样难题。2004522英国的《新科学家》发表的《致科学界的公开信》中所提到的情况,目前在国内同样存在。不过在中国的情况是具有中国的特色。

张树风先生2010年元旦在‘国科社区-家科技成果网’发表了一篇题目为‘我国创新的两难处境’的文章。下面我摘录文章中一些段落供大家参考。

……

其实在我国,创新存在两难局面,由于我国没有西方的科学人文传统,中国的科学一直是跟着西方屁股后面,自己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中国的科研人员一旦看不见国外发达的屁股,必定蒙头转向找不着北。中国科学院有再多的院士也是白给,中国人做出的东西如果不先得到国外认可,就是死路一条。这种局面导致了中国科研人员不敢有多少大胆创新的想法。其实比如“科学网” ,也不是不允许创新,问题是网站管理者也搞不清楚到底允许创新到什么程度,因为他们毕竟对科学懂得有限,心里没谱也很正常,按我的理解,他们(可以看做中国科学界<如果中国有科学界>)允许在现有的公认理论下的创新,就是你必须在公认的框框内创新,一旦你要突破框框,就不许你在他们能管到得地方说话了。

……

创新的另一个两难处境是:理论性的创新是要得到公认的,可是又只有“科学共同体”认可才有意义,这样问题就来了:突破性的创新往往是和“科学共同体”的共同利益矛盾的,比如你要否定一个现有理论,那么,你就等于在否定一批人甚至是否定“科学共同体” 即使你是正确的,又怎么可能得到承认,你是在砸人家的饭碗啊!很大程度上科学就是政治、就是经济、就是饭碗。这又是一个两难。

这两个两难其实是紧密相关的。

……

张树风先生虽然也是搞物理的,但他主要是研究熵的理论问题,不是研究宇宙学的。张树风先生在文章中的某些提法可能有些偏激,但他所提到的‘创新的两难处境’在我国科学界是有一定的普遍性。在我国宇宙学界恐怕也不能说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存在。希望科学院有关领导和天文界院士和同行们能注意到这种情况,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尽量改善宇宙学在我国的科研环境。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