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关于红移——解释太阳边缘有与自转无关的小量红移问题

2已有 1443 次阅读  2011-10-26 08:33   标签xml  office  style  class 

 

(六)关于红移——解释太阳边缘有与自转无关的小量红移问题

 

 为了更进一步地弄清红移现象是否就是光辐射(电磁波)的多普勒效应问题,我们就非得探究清楚红移的演化物理机制。其实,为了满足人类对自然奥秘的探索愿望,大自然在我们的家门口——太阳系里就做了一个自然实验,这个恢宏的大自然实验是:太阳光谱里有红移现象,而我们只不过没有对这个自然实验作进一步地深透分析而已。

       1907年哈姆发现太阳边缘有与自转无关的小量红移。两条铁谱线与日面中心的相比,红移了+0.012埃。同年,海耳和W.S.亚当斯指出,他们所观测的谱线在日面边缘都有红移,而且波长越长,红移越大。此后发现红移从日面中心到边缘有变化,而且东边缘红移超出西边缘红移。当金牛座T星接近于日掩时,也曾观测到中性氢21厘米谱线减少150赫7。

       我坚信地认为,这些红移现象肯定是光线穿越高密度能量粒子时,它的质能受到了一定的损失而使光谱向谱线的红端偏移,而并非宇宙的膨胀使天体之间的距离快速退离而形成的光辐射(电磁波)多普勒效应。是的,这确实是个关于红移的新假设,但各位不要忘了“红移就是光辐射(电磁波)的多普勒效应,并用来佐证宇宙空间正在膨胀”,这不同样也是个关于红移的假设吗?何况我这个关于红移的假设还可以通过科学实验来加以验证。下面我们就作进一步地具体分析。

        现在我们就围绕太阳边缘光谱红移大于太阳中心光谱红移,以及太阳东边缘红移超出西边缘红移等问题来做具体分析。在做分析之前很有必要阐明以下事实:

 a 、我们看到的世界影像都是由许许多多能量激发闪光点或反射点的演化运动而呈现出来的,如何理解能量激发闪光点,我们只要看一看白炽灯的灯丝就可以轻易地理解了,因为白炽灯那弯曲成型的发光灯丝(钨丝)就是由许许多多密密麻麻的钨原子(钨分子)排列而组成的,这些排列成型的钨原子(钨分子)其实就是一个个能量激发闪光点。可以说,耀眼的太阳表面就是由许许多多能量激发闪光点聚集形成的。

b 、我们知道,在日常生活中一旦有闪光事件发生(发射源在发射能量波时),只要观察者的视线没被物体遮挡,再加上闪光事件(波源)发射的能量足够强,那么,在任何方位上的观察者都能看到这一闪光事件的发生,这一现象明明白白地证实了光辐射是具有各向同性的散射特性的。

c、我们也知道,地球上接收到的太阳光(太阳辐射能)都是8分钟之前由太阳上的物质的演化运动而激发出来的。也就是说,太阳能量(或太阳光辐射信息)要经过8分多钟的传播时间才能到达地球。而且,由于太阳光辐射辐射密度高,能量强,以及光辐射具有散射特性的演化运行模式,再加上太阳大气激荡起伏的演化运动,使得太阳光辐射在向外传播的过程中必定要跟其它能量粒子发生互相穿越和碰撞。可想,在如此的演化状态下,太阳辐射出的光辐射(光线)必定经受过无数次的反射和折射,以此推断,太阳光辐射从太阳传播到地球的传播路径必定充满着诸多的不确定性,也就是光辐射的传播路径的走向非常地凌乱而无定向。

传播到地球的传播途径必定充满着诸多的不确定性,也就是光辐射的辐射路径非常散乱而无定向。

 d、我们还知道,圆外任何一点都能与这个圆形成两条切线,而且这一点和圆心相连的线平分两条切线所夹的角,而沿角平分线使点和圆相连的线段是点和圆之间最短的连接线。也就是说,在圆外任何一点和圆相连的线段中,对准圆心的线段最短,与切点相连的线段最长。以此,可以推断,光辐射从太阳边缘传播到我们眼球所需的时间肯定要比光辐射从太阳中心区域传播到我们眼球所需的时间长,也就是光辐射从太阳边缘传播过来的路程肯定要比太阳中心区域传播过来的路程长。这样也可以断定,太阳边缘的信息肯定比太阳中心的信息先期形成(激发)而同时到达地球。也进一步说明,我们看到的太阳景象并不是太阳在同一个激发层面所激发出的光辐射信息,只不过这些信息是同时到达地球,同时进入了我们的眼帘罢了。

       不可否认,我们看到的太阳影像主要是由太阳光球层上许许多多重叠的能量激发闪光点所激发出的光辐射形成的。而且,由于太阳大气层激荡起伏的扰动,再加上光辐射演化运动特性的作用,使得太阳影像信息的传播路径相当的散乱无定向。然而,不管光辐射的传播路径有多么复杂,有多么的不确定性,但只要它是宇宙中的事物,它就得遵循宇宙演化的逻辑行事法则,也因此可以肯定,宇宙中的任何事物,不管它的演化运动有多复杂,有多么的不确定性,我们都可找出它演化运动(行事)的规律性和逻辑性来,我想,太阳光辐射的传播路径也不例外。       

      我们看到的太阳影像就是由层层叠加的许许多多能量激发闪光点向外辐射光辐射形成的,而且这些能量激发闪光点所激发的光辐射是各向同性的,也就是环顾激发闪光点的每个方位都有等量的光粒子射出;并且太阳日冕以内的大气层物质密度比周边星际空间的物质密度要高出许多,因此,当太阳光辐射信息穿出太阳大气层时必定会发生折射现象;再加上所辐射出的光辐射都是由无数光粒子组成的,由于能量激发闪光点的叠加因素,这些光粒子在演化运动中显现出散射的演化特性,这个特性是不可扭转的,就拿超标准的实验激光束来讲,随着激光束的传播光程的不断增加延长,它传播在空中的光影轮廓(投影轮廓)也肯定有些略微地扩散放大。上述种种因素的叠加,可以想象,实际上的光辐射的传播路径有多么复杂,但为了简化要阐述的问题,我在下面的太阳演化简图中只画了三个能量激发闪光点,而且在每个能量激发闪光点上只标明三个方向的光辐射传播路径。请看下图:

     图中E是太阳东边缘的一个激发闪光点,W是太阳西边缘的一个激发闪光点,O为太阳中心位置的激发闪光点;D区域为太阳高密度物质(或称电离物质)汇集区,也就是日冕以内的太阳大气层,想当然,光线穿出这层大气层时必定会发生折射现象。

      从图中不难看出,太阳光辐射从太阳边缘方向传播到地球的传播路径肯定要比太阳中心区域传播到地球的传播路径长,因此可以肯定,从太阳边缘方向传播过来的光辐射受到太阳高能粒子以及高强度光辐射照射的概率要比从太阳中心区域传播过来的要高,因而它的质能损失也就要大一些,如此,造就了我们观测到的太阳光谱有红移现象,而且红移量是从日面中心向边缘逐渐增大。至于太阳东边缘红移超出西边缘红移现象,我想这跟地球公转的运动方向以及运动速度有关,下面就作详细分析:

      如果有人在火星上看到地球凌日的天象,那他看到地球凌日时的运行轨迹肯定是自东往西地掠过太阳日面,也就是说,地球的公转运动方向是由日面的东边空间方位向日面的西边空间方位运动的(太阳上的方位坐标都是以地球上的方位概念来标定的)。因此可以说,地球以一定的运动速度在作公转运动,而且公转运动的方向是趋于靠近太阳西边缘的激发闪光点W而远离太阳东边缘的激发闪光点E的,那么,根据光辐射演化传播运动的特性不难分析出,从太阳西边缘传播到地球的光辐射的传播路径和横跨日面的截距肯定要缩短,而从太阳东边缘传播到地球的光辐射的传播路径和横跨日面的截距肯定会延长。不可否认,在相同的环境条件下,光辐射的传播路径和横跨日面的截距越长,它的质能损失也就越大,而一旦光粒子(光辐射)的质能受到损耗时,就会向大自然呈现出光辐射(电磁波)的谱线向红端位移——呈现红移现象,这样,也就印证了太阳东边缘的红移量比西边缘的红移量大的事理。但是仅仅对于一个单独的能量激发闪光点所激发的光辐射来讲,它的质能损失是微乎其微的,再加上光辐射(光粒子)传播的路径走向具有不确定性,使得光辐射的质能损失现象很难被人们探测清楚。好在太阳是由密密麻麻层层叠加的能量激发闪光点所堆积成的,在如此高密度高集中的能量激发闪光点的演化模式下,使得原本微乎其微的光辐射质能损失变得可观而显现出来,被我们观察到,观察到太阳的边缘光辐射有红移现象,而且东边缘红移量超出西边缘红移量。

      在理解分析太阳光谱的红移问题时,一定还要考虑以下几点经验积累起来的事实:1、能量辐射源(或光源)是由大量能量激发点(或称闪光点)集成的,而且各激发闪光点的连续激发波阵面系统是各自独立的,所辐射出的波阵面的各个方向是同性的;2、正在宇宙空间传播着的光粒子,它的传播方向是既定的,也就是光辐射的传播方向不会随辐射源(闪光点)的移动、消失而改变方向或者消逝;3、你所看到的宇宙世界的景象都是由光粒子的演化运动造成的,但是,这些光粒子并不一定都是在同一个时刻点上被激发、反射出来的,而是根据传播距离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只不过它们是在同一个时刻点上进入到你的眼帘罢了。

     科学是严谨,我们不能任意地迁就人类的主观意识来指定哪个假设是科学理论哪个假设不是科学理论,而只有经科学实验(实践)的验证才能确定哪个假设是真正的科学理论。假设终归是假设,它并不是什么科学活动的“定海神针”,任何假设性的想法必定要经过科学实验(实践)的推敲、验证、认可才能使广大热爱科学的人们心底感到踏实,也只有经过了科学实验验证认可的假设才可称得上是个科学理论。

     通常我们对某一事件的事理无法搞清楚时,往往通过我们人类特有的思维形式——联想来假设事物的存在,而联想可设立出许许多多的假设来使事件的存在符合人们的经验积累所赋有的主观意识(在科学上,数学是“假设”范畴里的东西。在所谓的科学理论中,数学是依赖于假设而得到运用的,是由假设的事物演化的量化关系来配置数学公式的运用,这样的数学运用必然是依赖于假设而存在于科学理论的量化关系中的。因此,如果数学脱离了假设这个限定范畴而盲目地运用在科学理论的逻辑推演论证上,那就不是科学应该有的东西,而是个地地道道的数学流氓)。由于各人的积累经验和主观意识各有不同,因此组合起来的联想模式也就各不相同,那么,如此酝酿出来的并且与演化事物相匹配的假设也就有所不同,因此我们在科学理论形成的道路上不能仅依赖假设而草率下结论,而是要以实实在在的真实的演化事实(科学实践)这根主线为依据来分析宇宙演化事件的真实事理,这样才能以理服人。所以,我们有必要进一步来考察这个大自然中的一个鲜活实验——太阳边缘有与自转无关的小量红移差值,并验证这个实验。方法是我们可以在地球和太阳之间施放一个专门用来探测太阳光谱红移的探测器。看图七:

     图中的H是一颗探测太阳光谱红移的探测卫星。如果我们把这个探测器置放在离地球几千万公里处的地方,即图中的H点。从图上可以看出,H处的探测器肯定比地球上的探测器(观察者)更靠近太阳。由于太阳之类的辐射源的激发演化运动具有密集性以及散射性,因此物体越靠近这类能量辐射源,受到辐射能轰击的密度就越强、越密集。再加上光子从E点或W点的太阳边缘能量闪光点传播到H探测器的路径角度比从E点或W点的太阳边缘传播到地球的路径角度要低,因此光线横穿太阳辐射出的能量波阵面的斜率变小,而横跨能量波阵面的截距却增大了,这样的传播路径更易受到太阳高能量粒子、高强度光辐射的照射,因而经受到太阳高密度高能量粒子轰击的量值也就更大,相应的质能损耗也就更大了。也就是说,在H探测器所在位置观测太阳,太阳边缘辐射过来的(与自转无关的)光谱红移量比在地球上同样观察到的要大。并且这个实验还能验证有关太阳东边缘红移超出西边缘红移现象。只要我们在实验中把这个太阳光谱红移探测飞行器的飞行方向设定为与地球的公转方向相反。也就是光谱红移探测飞行器的飞行方向跟太阳系行星的公转方向是相反的,即从地球上观察,飞行器的飞行方向是从太阳日面的西边往太阳日面的东边飞行。这时太阳红移探测器探测到的太阳边缘红移的变化应该是西边缘红移量超出东边缘红移量。

     其实我这个关于红移的假设在实验室也有可能验证得出,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不管怎么说,一切理论学术都要以科学实践(实验)为准绳。如果实验证明了我的假设,那么,太阳周边的红移现象也迎刃而解了。同样也证明了星际空间的红移量和距离成正比关系并不是宇宙膨胀的结果,而是因为光子飞越星际时空的距离越远,穿越宇宙高能粒子区域的次数就可能越多越频繁,那么与宇宙高能粒子碰撞的概率也就会增大,而质能损耗也就跟着增大的这样一种结果。而且光辐射穿越不同物质密度区域,它的质能损失也有所不同,也就是说,遥远星系传播过来的星光红移量越大并不一定就能证明它离我们的太阳系距离就越遥远。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钟杏生 2011-11-04 16:47
    当能够认识到长程的弱相互作用不可能产生于任何物质的内部系统构成时,想到到空间看不见物质密度就是决定常数G的因素,当认识到电磁场的形成也与常数G有关时,确定从正负电子对与光子、正反基本粒子相互转化关系和量子力学的虚光子得出的推论:正负电子对名其为元粒子,应该充斥全宇宙空间,G的倒数就是它的密度,就可以肯定万有引力的本质就是就是元粒子的压力,两物质之间的元粒子就是承受两物质外侧元粒子的压力的斥力子,这样的斥力永远不会大于压力,就是被现象学认定的引力。压力说不支持宇宙加速膨胀。希望你的努力找到非多普勒效应红移,你就证明红移为依据的宇宙加速膨胀的暗能量是不存在的。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