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入非——非自然王国的极度诱惑(上)

6已有 4334 次阅读  2011-05-11 20:18   标签科学怪圈  佛教  基督教  非自然王国 

入非——非自然王国的极度诱惑(上)

科学怪圈(41

古往今来人类有哪一种信仰,那一种学说能够让人们切身感受到脱离自然环境的束缚得到生存舒适和幸福呢?在有人类文明记载的近万年中恐怕除了科学以外别无选择,我们不妨回顾一下。

原始人类与动物们也没有多少区别,只能在山洞里筑巢树上搭窝,吃果子穿树皮,整天为自己的生计苦苦挣扎,虽然有点天助,最后逐步战胜群畜,登上生命之王的宝座,但并未完全改变靠天吃饭的基本状态。

在逐步脱离动物界的藩篱进入人类文明社会以后,各地域的人们开始从不同的起点展示属于自己的思想和文化,并以这些独特的思想文化力图谋改变自然条件对自己生存状态的箍束,建造完全属于人类的社会文明体系。我们可以从各大洲各国的文化遗存中清晰地看到人们艰苦的创新努力。不过,即使有无数先贤们的苦苦思索,在可知的几千年中人们依然没有找到一条完全摆脱自然环境约束,从而改变自己生存方式的道路。

中国老子的“道德经”告诉人们要顺从自然天道,不要恣意妄为;孔子的儒学则告诫人们“克己复礼”尊崇王道。中华五千年就依靠“儒”“道”学说的影响力顽强地固守着“修身治国平天下”的黄土地农耕文明。

印度释迦牟尼的佛教劝诫人们“五蕴皆空苦集灭道”,造就了印度河流域人们轻今世重来世的苦行僧态生存方式。虽说印度人的佛教信仰最终被伊斯兰信徒们摧毁,但佛教学说却被中国的“儒”“道”俘获,成为中华文明不可忽略的一翼。

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崇尚“征服和圣战”,鼓励信众舍弃一切为真主而死,只有烈士才能重生和永生。这种重破坏轻开拓建设的扩张主义征战精神造就了伊斯兰人的不屈性格,却从未给伊斯兰世界带来真正的舒适富裕和强大。

在最近几百年里只有基督教能够最先与科学达成共生共存的默契,但是这并不能表示基督教信仰早在这之前就具备让人们在享乐中生存的能力。就是因为科学在不能完全解释世界万物万象,不得不回头皈依上帝帮助的无奈前提下,基督教才最终默许了科学的存在,并助其发挥作用。所以近两个世纪基督加科学的文明制度得以驰骋世界风云。

通过这样简单的叙说,可知人类几千年历史证明了任何国家任何民族的任何文明制度和思想文化都没有能力让本国人民摆脱大自然的控制和对大自然的依赖,而只有依靠“科学”,只有调动本国人民全部的聪明才智投入“提纯和重置”的工作中为建造“非自然”宏图愿景效力,才有希望达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目标。

之所以能够称“改造自然造福人类”是一幅伟大的宏图就是因为科学人通过“提纯和重置”建造的“非自然王国”确实比自然界为人类提供的生存条件要优越得多。当今的“在生存人”能够在冬天不冷、夏天不热,吃有佳肴、病有药医,行有捷运、住有高楼,玩得高兴、“性”福无比的时代生存一世,那种得到舒适的诱惑力能不大吗?

可以说“非自然王国”舒适生活的巨大诱惑力是任何清教徒都无法抵挡,也是无力抵挡的。所以当今人们才能够义无反顾地崇尚“科学发展观”,深深地为科学的“提纯和重置”术折服。相信所有的传统文化,不管是儒教、道教、佛教还是伊斯兰教最后都会步基督教的后尘,先后走上与科学融合共处的道路,而科学也会因自身不可逾越的障碍乐意与他们共享时空。

续篇题目:入非——非自然王国的极度诱惑(下)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