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明清小冰期锻造了科学人类

4已有 4845 次阅读  2011-03-30 09:31   标签科学怪圈  天才  时势造英雄  明清小冰期 

明清小冰期锻造了科学人类

科学怪圈(35

前面一篇博文论证了人类物种进行性进化的一般过程(个别→→整体)。也就是说任何生命进化现象都是在环境条件考验下,从个别生命体的变化发展到整个物种的变化。然而导致生命个体发生变异的终极原因从上述博文中可以知道,第一是环境发生变化的外因促进。“天时和地利”发生变化,才会使生命个体产生要变异适应环境变化的动力。第二是生命体内有一个主导变革的“生命本原意识”,它可以调动自己掌控的生命物质DNA/RNA及其更为精深细微的生命物质)通过隔代变异增强新生代生命个体对环境变化的适应能力,最终实现生命物种的进化。

在这个过程中任何生命体的大脑显意识既没有能力让自己的身体结构直接发生变化以适应环境,也没有能力指挥和设计下一代以新器官和新功能去适应环境的变化。所以推而广之,人物种进化的过程也肯定与人类显意识(大脑)的作为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当今科学人没有必要因此为自己能力的天然局限而苦恼。

同样,人类文明社会也是在社会实践的过程中通过出现个别生命体的特殊意识表达能力(天才)引发社会局部变动,进而导致社会整体进化和文明进步。本博一直坚持的“时势造英雄”观点就认为,这个“时势”就是非人力所为的环境因素,也是“造英雄”的非人为动因。实际上“科学人”的出现就完全可以从历史上的“天时和地利”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长期以来研究地球气候历史的学者发现,在近现代(前500多年)气候史上有一个小冰期。当时因太阳系处于“太阳黑子低发期”,地球北半球的气温相当低。当时连中国接近赤道的广东一带沿海都有大量热带水松森林被冻死埋入地下成为罕见的木质生物遗迹。从那以后广东地区的水松森林植被就再也没有恢复过来,史称“明清小冰期”。

如果从时间上把同处于北半球的欧洲科学发端与“明清小冰期”挂起钩来可以发现,正是在这个冰冻期,“生命本原意识”在西方的人类欧罗巴”种个体身上进行了“科学思维”的进化试验。

通过连续不断的实验,科学天才哥白尼、笛卡儿、伽利略、牛顿诞生了,伏尔泰,富兰克林,哈雷,卢梭,瓦特等一大批科学的创始人出现了,就是他们和以后陆续出现的爱因斯坦等科学家为人类的“非自然王国”奠定了生命物质基础。这种被人类社会实践证明了能使“在生存人”生活舒适的科学理论,在从众者们发扬光大的努力中,人类文明进入了“非自然”的高速发展时期。(虽然到目前为止科学人并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到这种变化的证据,但是今人不懂的东西并不代表后人也无法再发现,所以本博这个大胆的猜想恐怕还需要后人们来证实。

引发“明清小冰期”的“太阳黑子低发期”在亚洲的北方则促成了民族“求生存求活路的迁徙过程。北方游牧民族因为冻的受不了就要向南方找活路。满清人就这样以百年不屈的精神打败了汉明王朝,一统大中华。

物种进行性进化个别→→整体)的一般过程说明了人类各个种群进化的不均匀性。开始于个别特例的生命体变化是逐步向广度慢慢扩展的,任何进化现象都不可能呈面面俱到的均匀分布。这就是说,在欧洲出现了的东西就不一定非要在同属北半球的亚洲出现(亚洲的中国人正在水深火热中忙于削发从清,没有时间搞科学革命)。这一次上天把科学人进化的机会给了欧洲人,东方中国人滞后一点就应被认作是天意使然。在这样的历史事实面前谁都没有必要对历史已经驶过的轨迹愤愤不平。

续篇题目:寻觅科学的秘笈

分享 举报